紅極一時的淀粉腸處于“塌房”狀況。起因在于3月15日有媒體報道稱,有淀粉腸用雞骨泥代替雞肉以次充好,甚至有經營寵物食品的商家聲稱骨泥不建議給人吃?!肮悄唷憋L波出現后,淀粉腸迅速遇冷,廠家遭到退貨,小攤銷量暴跌。為此,多家淀粉腸廠家貼出檢測證明強調未使用骨泥,還有企業董事長直播吃淀粉腸自證清白。


業內專家表示,合規生產的食品級骨泥可以用于淀粉腸,本次“骨泥”風波也反映出淀粉腸行業標準亟待規范。有關雞骨泥和淀粉腸的相關爭議,中國肉類協會正在持續跟蹤、分析研討,聯合相關方采取措施,更好地適應人們對肉類食品的消費需求。


經此風波的淀粉腸還會繼續“受寵”嗎?


“骨泥”風波令淀粉腸銷售遇冷


“原先賣得好時,我一天烤過五六百根,現在下班檔口,一小時也才兩個人買?!?月18日,北京市房山區擺攤賣淀粉腸的李女士說,這兩天淀粉腸不太好賣,自己準備歇幾天,等風頭過了再出攤看看。


3月15日有媒體報道稱,五款銷量較高的淀粉腸配料表中,包括肉、水、淀粉,白砂糖等調味料以及食品添加劑等十余種成分,生產商涉及河南開開食品、盤錦宇飛食品、河南雙潤食品、山東夫宇食品。有河南淀粉腸生產廠家工作人員透露,淀粉腸內肉的含量很少,都是用的雞肉和雞骨泥,用鴨肉更便宜,大部分都是淀粉。報道還稱,出售雞骨泥的多是經營寵物食品的商家,商家聲稱骨泥不建議人吃。


相關內容引發網絡熱議,甚至一度演繹出“淀粉腸中有人不能吃的骨泥”的版本,讓淀粉腸遭遇信任危機。


河南一淀粉腸經銷商陳先生向新京報記者回憶,此前淀粉腸憑借價格實惠、口感綿密、小攤場景下的煙火等優點,受到消費者喜愛,加上線上營銷助推,很快在大街小巷走紅,“當時我們要開著卡車提前好幾天去廠家門口等貨,有貨就往回拉?!睕]想到,曾經供不應求的淀粉腸如今遭此冷遇。


有商家反映淀粉腸最近賣不動。 新京報記者 王思煬 攝


“這兩天都在退貨,訂單比以前少了三分之二,淀粉腸這周都在虧錢”,陳先生說,很多客戶打電話來退貨,“主要是攤主比較多,會擔心食品安全問題。我們的處理方式一般是先把廠家檢測報告給對方做權衡?!敝劣诖尕?,會根據情況調節生產后續的訂單,短期內不會有太大壓力。


廠家澄清未使用骨泥


針對“骨泥”風波,3月16日起,多個淀粉腸生產商相繼發出產品檢測報告和聲明,與骨泥撇清關系。河南開開食品聲明稱,河南省駐馬店市和遂平縣公安局、市場監管部門已對公司進行突擊檢查,公司使用的原料和成品均未使用各種骨泥等原料,符合國家食品安全標準。公司按照國家和企業標準執行,和80%以上經銷商具有15年供銷關系,隨時接受客戶和市場監管部門檢查。


山東夫宇食品聲明稱,山東省棗莊市以及公司所屬區、鎮市場監管部門對公司現場進行突擊檢查,生產的食品未使用各種骨泥等原料,符合國家食品安全標準。公司研發淀粉腸20余年,也與中國人民保險簽有安全責任險保單,“如受網絡傳聞影響,無法銷售的客戶,請聯系當地拿貨代理進行退貨,費用由公司承擔?!?/span>


河南雙潤食品、遼寧盤錦宇飛食品也聲明稱,公司各環節遵照食品行業標準規范操作,原材料從正規渠道采購,從未購進和使用骨泥。


山東夫宇食品還在抖音平臺發布了原材料冷庫和生產流水線實拍視頻,并于3月18日在生產車間直播淀粉腸生產流程,董事長及另一名負責人出現在直播間,現烤現吃自家生產的淀粉腸,以證清白。


3月18日至3月20日,新京報記者看到,不少淀粉腸直播間都打出“不含骨泥”“沒有骨泥”等醒目大字以及檢測報告圖片。主播反復強調,希望不要因為部分三無廠家的行為誤解所有淀粉腸。在電商平臺搜索淀粉腸,很多產品鏈接首圖也新增了“承諾不含骨泥”等字樣。


淀粉腸直播間和電商商家與骨泥劃清界限。 網絡截圖


有山東淀粉腸批發商向新京報記者介紹,自己對接的幾家知名淀粉腸品牌沒有使用骨泥,也被無差別誤傷,目前能做的就是先將產品與骨泥劃清界限。河南雙潤工作人員說,伴隨公司在各平臺辟謠,大家聽到了企業聲音,公司也在和相關政府部門積極溝通。


合規骨泥可以食用


骨泥究竟能否用于食品,也是消費者關心的話題。中國農業大學食品科學與營養工程學院教授范志紅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雞骨本身也有一定營養,含有一些膠原蛋白、鈣、鐵等元素。健康雞的骨頭在符合食品衛生標準、加工工藝規范、衛生指標合格的情況下,被做成骨泥,用于淀粉腸等食品并不可怕。廠家使用后,在配料表中應如實標注,告知消費者。


中國肉類協會副會長高觀對新京報記者介紹,骨泥在食品中的推廣應用得益于現代技術的發展。技術類專業科技期刊《肉類工業》2010年發布的《雞骨的綜合利用研究進展》文章中就曾提及,雞骨泥已被國內外廣泛用于制作肉餅、肉丸、肉餡、肉松、火腿腸、罐頭食品等。像部分網友想象的用吃過的雞骨頭,一點點累積加工生產的方法其實效率很低,不可能賺錢。實際上,目前我國禽類屠宰加工的機械化程度和集中度很高,雞骨泥只有在工廠化大批量生產的條件下才能成為可供企業使用的原料。但在雞骨泥的使用上,業內仍存在著兩種不同意見。一種意見是用于食品,特別是可以用于開發為兒童和老人補充鈣質的功能食品。另一種意見是用于飼料,不建議作為食品原料,部分原因在于雞骨作為原料的新鮮性保障還有待提高。


食品工程博士、食品健康科普作家云無心也提到,很多食品生產都分為飼料級和食品級,對生產設備和生產工藝的要求不同,所以寵物飼料中的骨泥不會被商家建議給人吃。就像飼料中的玉米也不建議給人吃,但不代表玉米不能給人吃。同時,肉制品加工中,骨頭從“加工廢料”到“制成骨泥”,涉及收集、儲存、運輸、加工等多個工序。原料到成品是否能夠處于潔凈衛生的狀態,取決于廠家的技術能力和成本付出。而對于報道相關淀粉腸中的骨泥,真正需要關心的是,骨泥生產廠家有沒有食品生產資質,加工過程是否滿足食品標準,淀粉腸生產廠家采購的是否為食品級骨泥。


對于淀粉腸中的食品添加劑,范志紅指出,淀粉腸原料有肉類/魚類、天然淀粉或改性淀粉、大豆蛋白+動物皮(或乳化皮)、調味品、食品添加劑、肉類香精等。不僅是淀粉腸,現在很多食品都有食品添加劑。食品添加劑是食品工藝進步的產物,有些可以延長保質期限,有些可以增添風味和改善口感。合法合規的情況下,含有食品添加劑不代表不安全。


范志紅認為,淀粉腸這兩年火起來的部分原因在于口感??镜矸勰c時,其中的碳水化合物、脂肪、糖等特別有利于發生“美拉德反應”,發出誘人香氣。同時,改性淀粉和植物膠也讓淀粉腸的口感更細膩。相對來說,淀粉腸高淀粉、高熱量,營養價值較低。所以消費者購買時也要明白,買淀粉腸肯定不是奔著補充肉類營養去的,更多是像對風味小吃一樣為了體會其口感和味道。


淀粉腸“復寵”還需時間


伴隨企業自證清白和食品專家的陸續科普,不少網友開始為淀粉腸發聲,3月18日“腸妃回宮”一度登上微博熱搜第二位。然而,淀粉腸是否會得到“復寵”呢?


3月19日,北京一位炸串攤主告訴新京報記者,雖然網上漸漸有更多支持淀粉腸的聲音,但線下實際購買的人并沒有明顯變多。這兩天炸品備貨中,淀粉腸的量仍是以往的一半,不過憑借多年炸串經驗,其淀粉腸還是有一批忠實食客?!肮烙嫶蠹抑匦陆邮芩€要一段時間?!钡矸勰c經銷商陳先生也稱,短期恢復銷售較難,但長期應該是向好的。


淀粉腸“復寵”還需要時間。 新京報記者 王思煬 攝


高觀認為,淀粉腸其實是個老產品,很多人小時候都吃過。過去大家吃淀粉腸,是因為那時肉類供應不足,用紅薯淀粉可以補充一些能量?,F在仍有以紅薯淀粉為主的傳統淀粉腸,但市面流通更多的是加了玉米淀粉、香精的淀粉腸,原料和概念已經不一樣。


現在肉類供應充足,部分消費者購買淀粉腸,主要是因為它比肉腸價格便宜,以及不一樣的口感。市場消費是分層的,有需要肉腸的人,也會有需要淀粉腸的人。不同價格段也對應著不同的原料搭配比例,“淀粉腸的長期存在,說明市場始終對它是有需要的,它還是有未來的。但前提條件是確保質量安全,標明配料成分,具有營養價值,有益身體健康。那些有毒有害、違法違規的產品必將被市場所淘汰?!庇嘘P雞骨泥和淀粉腸的相關爭議,中國肉類協會正在持續跟蹤、分析研討,聯合相關方采取措施,助推行業高質量發展,更好地適應人們對肉類食品的消費需求。


在業內專家看來,此次淀粉腸“骨泥”風波也暴露出行業標準亟待規范的問題。云無心稱,腸類產品中,火腿腸是有國家標準的,但“淀粉腸”不叫“火腿腸”,也就不需要執行火腿腸的標準。不同的淀粉腸廠家,可以制定自己的質量標準。


范志紅也向新京報記者指出,現在有的淀粉腸蛋白質含量在6%—7%,有的只有2%—3%。對于淀粉腸的配料要求,的確需要統一規范,“把淀粉腸一棍子打死是沒有必要的,但是要避免不正當競爭,應當給淀粉腸建立一個國家標準,用來規范其原料范圍和營養成分,讓消費者吃起來放心一些?!?/span>


《火腿腸質量通則》國家標準歸口單位、全國肉禽蛋制品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秘書長劉振宇近期也回復媒體稱,該委員會主要負責實施商品名帶“肉”的食品標準化工作,過去沒有制定“淀粉腸”國標,但考慮到淀粉腸配料表中標注的主要配料有肉類,委員會也將研究是否制定“淀粉腸”國家標準。


新京報記者 王思煬

編輯 李嚴

校對 盧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