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肚菌在泥土里探出白色的腦袋,桃樹完成修剪等待抽枝展芽,草莓也正一茬接一茬地成熟……在通州區西集鎮,周巖與丈夫經營著一家綜合性農業生態觀光園,各種農作物的茬口貫穿四季,幾乎沒有農閑。但與其他三個季節相比,春天依然是這個園區的“起始”,這一季播下了種子,幾個月后便會收獲果實。

 

從職場到農場,這是周巖跨入農業領域的第五個春天,她說,春天給人的感覺,與她對現代農業的感受很相似,“都讓人覺得有盼頭,有干勁?!?/p>

 

周巖2019年回到園區,是作物的種植者,也是管理者。受訪者供圖

 

南菜北種,羊肚菌率先“嶄露頭角”

 

剛剛進入3月中旬時,北京白天最高氣溫已經逼近20攝氏度。在位于通州區西集鎮的東升躍陽農業生態觀光園里,種了滿棚羊肚菌的柔性日光溫室還蓋著厚厚的大棚棉被。掀開門口的門簾兒,濕潤的氣息撲面而來,里面黑洞洞的,人走進去幾乎就沒了影兒。

 

“咔噠”一聲,手電筒打開,負責園區生產工作的老龐隨身有了一束光。他把光照向腳邊的那壟土地,土壤中像是散落著星星點點,這就是剛剛鉆出頭的羊肚菌了。眼前的這壟菌子長得稍慢些,遠處的幾壟土中,已經有拇指大小的菌子匍匐在地上。

 

“羊肚菌我們一年出兩茬,第一茬剛在春節前幾天收完,現在正等著第二茬菌子長大?!敝軒r是園區的負責人,她介紹說,兩三年前,南菜北種興起,羊肚菌是園區在農業部門指導下的一個嘗試。老龐第一年種的時候還掌握不好“火候”,種的不算太成功,但今年已經是輕車熟路。

 

3月12日,溫室里的羊肚菌正在慢慢“嶄露頭角”。新京報記者 田杰雄 攝

 

“菌種最多種在土下5厘米左右,種下之后大概一周后放營養棒,空間要保溫保濕,環境溫度得在16攝氏度,地表10攝氏度左右,太高了可不行?!崩淆嬚f起種植要領來頭頭是道,隨手指了指棚上蓋的厚被子,說天冷的時候被子是為了棚內保溫,天漸熱了,也起到控溫的作用,“要是太陽直射,棚里溫度太高,菌子就不長了?!?/p>

 

正說著話,他拿起放在墻根兒的一把洗車水槍展示給周巖,“已經用了幾次,效果不錯,今年第二茬菌子就靠它了?!敝軒r在一旁解釋,棚里增濕降溫,不能直接澆水,得靠水霧才行,棚里現階段沒有稱手的裝置,洗車用的高壓水槍就是老龐剛剛想到的好辦法。

 

從零開始,熱忱讓愿望在土壤里生根發芽

 

建設園區11年,在150畝的土地上,包括柔性日光溫室、下沉式日光溫室等溫室冷棚占去60畝,水電網也遍布各個角落。今年年初,園區剛剛獲得了農業農村部農產品質量安全中心頒發的國家農產品質量安全良好追溯監測點證書,這代表著園區終端設備完善,生產作物全程可溯源。

 

包括老龐在內,園區里的技術人員稱呼周巖,都會叫一聲“嫂子”。這座現如今占地150畝的園區,是在2013年由周巖的丈夫籌建的。兩口子都是通州本地人,丈夫洪海超在建筑行業打拼,周巖是在事業單位上班,夫妻二人在2013年前都沒有農業相關行業的背景與知識儲備,轉行農業幾乎刷新了前半生的工作履歷,一切都得從零開始。

 

周巖回想,最初的動力現在看來或許過于純粹簡單:一方面是想為孩子種出絕對安全健康的蔬菜,另一方面,擁有屬于自己的農場,也是丈夫打小兒就擁有的愿望夢想。

 

這件事最初只有周巖的丈夫一個人全身心投入。周巖一直記得11年前,丈夫結束了手里所有的工程項目,承包下一百多畝剛剛收割完的土地。那時候,兩個人站在園區的西北端,眼前是大片大片的空地,她開玩笑似的回憶當時,“我愛人和我說,現在目光所及的地方,都是咱們園區自己的地兒了。我轉頭就和他說,但現在裝滿我眼里的,都是自己的眼淚?!碑敃r的周巖有些惶恐,不知道希望在哪里,也不確定這片土地是否能夠承載全家的生活。

 

如今被當作玩笑談及的過往中,藏著太多的惆悵和周折。建設園區頭兩年,為了解決土地板結的問題,培肥地力,養了兩年土地?!耙驗槲覀儧]搞過農業,種植規劃一開始都是無序的,許多決策和操作都是拍腦門子一熱,但分析起來,很難談及專業性?!敝軒r提到,很多時候,兩口子就在園區里找地兒建大棚,沒過多久發現棚室角度不合適,再拆,重建。

 

周巖說,很多工作都是在農技專家以及他倆的摸索和學習中逐漸進入正軌的。其間,周巖與丈夫也尋找著技術員與種植能手,老龐就是兩口子從秦皇島“三顧茅廬”請來的專家。此后不久,園區里也建立起了相對穩定的種植團隊,那些最初因為熱忱被埋進土壤里的種子,開始在一年四季生根發芽。

 

溫室內外,在春天里能望見一整年的收成

 

夫妻二人都是半路轉行做農業,但周巖真正參與園區工作的時間還要晚些。2019年,為支持丈夫的農場夢,周巖離開了事業單位,參與到園區的運營和管理。丈夫負責園區的整體規劃管理,而許多具體的項目細節,與農業局對接外聯等都是周巖在做。她執行力強,條理清楚,愛張羅,縱然沒有農業背景,這些年園子里的一切,事無大小,她都清楚明白。

 

每天上午十點,巡棚是周巖的“固定日程”。園子里的品類多,各種作物的茬口時間都相互交錯,一年四季,工作人員沒有真正閑下來的時候??v然一年忙碌,但種植者眼里的春季仍有不同,種子種下,苗木修剪,人們在這一季能望到一年的收獲,也包羅著更多的希望和期待。

 

現如今,草莓仍然是冬春供給水果籃子的“主力”。園區里的草莓從去年11月開始陸續成熟,3月中旬走進這座柔性日光溫室,還能聞到空氣中縈繞的草莓香。周巖說,按照往年經驗,這棚草莓可以持續供應到5月份,“之后天熱了,草莓口感會偏酸,這也就意味著草莓當季的生產該結束了?!彼逯?、紅顏、圣誕紅、白雪公主,相較于普通的草莓種植戶,這里的種植品類更多,周巖說,這是為了豐富市民采摘的選擇。

 

3月12日,東升躍陽農業生態觀光園里,溫室里的草莓還在一茬一茬地成熟。新京報記者 田杰雄 攝

 

除了正在上市的水果,下一季的西瓜、葡萄、蟠桃也在春天蘇醒抽芽。連棟溫室里,黃金蟠桃的樹枝早就修剪完成,預計5月底便能搶先一步上市。周巖記得,成熟后的桃子單果能夠達到6-8兩,去年棚產的三千多斤鮮桃僅用了11天就銷售一空;另一處占地6畝的溫室里,已經扎根四年的葡萄藤蔓也已經列隊整齊,她又進棚指了指棚里無死角的監控設備,它們也讓藤蔓的每一次舒展抽芽都被完整記錄。

 

春天所孕育的希望不止誕生在溫室里。在溫室外大田,周巖已經計劃著再過一個來月,全部播種鮮食玉米;南邊的林地是近段時間剛剛承接下來的,周巖和丈夫思忖著發展林下經濟,也能在未來帶動周邊農戶增收。

 

種植“新”聲:

感謝農業讓我經歷成長

 

周巖記得,自己是2019年3月1日來到園區的。在那之前,她幾乎對農業沒有完整的認知,進入這行,憑借的完全是對家庭的責任,對丈夫的愛與信任。她已經不太愿意提及,這些年里兩人面臨的那些艱難時刻,投入積攢數十年的房產和積蓄,放棄收入穩定的工作與事業。聽她聊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談及更多的,是家人跨行農業的篤定,對食品安全的重視,以及自己這些年來對農業認知的改變。

 

“今年剛好是我在園區工作的第五年?!敝軒r說,這行與她五年前所想象中的樣子大不相同?!耙郧皩r業的認識,還有些陳舊的印象,想的還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那一套。但真正認識、了解了農業,見識到了現代化的農業,自己會覺得充滿干勁兒?!?/p>

 

周巖說,這些年,園區“上新”了很多裝備:聯動溫室里的水簾,其貌不揚,但能給溫室降溫保濕;遍布棚室的信息監控設備,讓農作物的變化和感知變得可以量化?!霸诮佑|農業的過程中,也讓我接觸到許多新鮮的事物,讓我經歷了許多成長,這是我很感謝農業的地方?!?/p>

 

新京報記者 田杰雄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盧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