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日起,《北京中軸線文化遺產保護條例》(以下簡稱《條例》)將正式實施。9月23日,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文化遺產法研究所所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文化遺產法教席”主持人王云霞在北京中軸線文化遺產大講堂,以“依法保障北京中軸線文化遺產傳承與發展”為題解讀了《條例》。

 

為什么要用法律來保障中軸線文化遺產的保護與傳承?王云霞解釋,中軸線上的文化遺產構成復雜,包括古建筑、近現代重要史跡、遺址、歷史街區、歷史道路和廣場等要素。保護級別也不盡相同,既有故宮、天壇等世界文化遺產,也有市級文物保護單位,還有非文物建筑、其他物質形態載體,容易出現政出多門、保護標準不一的情況。

 

上位法和北京市規定之間留有一定的立法空間,這些法規有時候要求不完全一致,還有一些規定如《北京市公園條例》《北京市古樹名木保護管理條例》等,對于老街區內的文化遺產保護不一定十分有針對性。北京中軸線是作為一處完整的遺產地來保護的,但有一些遺產點有專門的保護機構,一些遺產點沒有,缺乏統一的管理,需要一部專門的法律來統一規范中軸線文化遺產的保護。

 

中軸線《條例》的制定和頒布也是出于現實的需要?!妒澜邕z產公約》及其《操作指南》要求申報國必須建立有效的保護管理體系,包括法律、科技、行政和財政措施。國家文物局在2013年通過了《世界文化遺產申報工作規程(試行)》,其中第十九條規定,申報的遺產地必須頒布實施文化遺產保護的地方專項法規和規章。對標公約及其指南以及國內相關申報要求,建立完備的管理機制,便于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

 

“對于普通公眾來說,能為中軸線申遺做很多事,可以多學習、了解、分享中軸線文化遺產的知識,參與、組織中軸線保護及申遺的相關活動,為中軸線傳承發展出謀劃策、貢獻才智?!蓖踉葡颊f。

 

  • 對話

《條例》建立了常態化統籌協調機制

 

新京報:《條例》有哪些特點,能夠解決哪些問題?

 

王云霞:首先,它解決了保護機制的問題。因為中軸線文化遺產構成要素復雜,涉及的建筑形態、廣場、城市空間保護依據不同,容易出現職責不清的情況?!稐l例》的出臺便于讓相關部門和機構了解自己的職責所在,避免出現相互推諉的情況。

 

比如,《條例》第六條規定,“本市建立北京中軸線保護議事協調工作機制,統籌、協調北京中軸線保護的重要事項。市文物部門主管北京中軸線的整體保護工作。規劃自然資源、住房城鄉建設、財政、文化和旅游、園林綠化、交通、水務、教育、城市管理等有關部門應當按照各自職責,做好北京中軸線保護相關工作?!边@條規定建立了常態化的統籌協調機制,并且明確了主管部門的職責,為中軸線文化遺產設定了保護機制,這是中軸線《條例》的一大特色。

 

其次,它用大量篇幅對“傳承利用和公眾參與”做了規定,雖然大多是支持性、鼓勵性條文,還需要制定具體辦法加以落實,但為傳承利用、公眾參與指引了方向,體現了對傳承利用和公眾參與方面的重視。

 

另外,《條例》沒有規定比現行法律更嚴格的保護措施,盡量避免影響中軸線上人們的生產、生活,一定程度上減輕了居民的壓力。

 

新京報:《條例》實施之后,還需要做哪些工作?

 

王云霞:應該盡快組織專家對中軸線文化遺產的價值進行闡釋。有時候大家對于中軸線文化遺產價值的理解可能比較空泛,甚至會無限擴大,不利于中軸線文化遺產的保護。專家們應及時用簡明扼要的語言將遺產價值詮釋清楚,不僅能幫助公眾準確理解遺產價值,樹立遺產保護意識,導游、志愿者在向游客介紹中軸線文化遺產價值時也有了基本依據。

 

保護規劃也需要盡快出臺?!稐l例》中的很多保護措施都是以保護規劃的存在為前提,如果不符合保護規劃,需要采取措施進行整治。保護規劃還有一個重要功能,即劃定遺產區和緩沖區,區域內外的保護措施差別很大。只有明確了保護規劃,按照保護規劃所確定的保護方針、保護原則、保護方法去做,中軸線的文化遺產才能得到很好的保護。

 

此外,第六條最后一款規定,“北京中軸線保護機構具體負責北京中軸線的保護、監測、研究和展示等工作?!边@個機構要負責中軸線文化遺產的日常保護、監測和其他工作,需要盡快建立。

 

發展和保護的矛盾一直存在

 

新京報:你一直在從事文化遺產法律保護相關研究,用法律保護文化遺產有哪些必要性和意義?

 

王云霞:文化遺產不是普通的財產,它是歷史的見證,對于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而言是一種不可復制、不可再生的珍稀資源。因此需要國家動用公權力對它進行保護,需要以法律來明確規范。

 

在文化遺產保護過程中,還可能會涉及其他合法權利。對于可能影響他人合法權利的事項,需要通過法律來調整。一方面,為了國家和民族的長遠利益、公共利益,需要用法律限制某些人的權利;另一方面,法律也需要對因權利被限制而受到的損失進行適當補償。

 

新京報:目前,我國文化遺產保護法律體系的構建情況如何?

 

王云霞:文化遺產分為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兩大類。在物質文化遺產領域,1982年我國出臺了第一部《文物保護法》,后來經歷了5次修正和1次修訂,現行《文物保護法》為2002年修訂,共有80條,目前,我們正在進行第二次大規模修訂。國務院也制定了一些行政法規,如《文物保護法實施條例》《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保護條例》《長城保護條例》《博物館條例》等,將法律中的一些規定加以具體化,或者對某一類特殊的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管理進行規定。

 

非物質文化遺產領域有《非物質文化遺產法》,還有若干針對特定類型的非遺制定的法律法規,如《傳統工藝美術保護條例》《中醫藥法》等??傮w而言,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法律保護,比物質文化遺產起步要晚一些。

 

新京報:用法律保護文化遺產,會面臨哪些現實問題?

 

王云霞:發展和保護的矛盾一直存在。明明法律規定不可移動文物不能拆,有些地方為了經濟發展,可能無視法律的規定,擅自拆除或者遷移文物。這次在修訂《文物保護法》的時候,很多人就提出,要讓《文物保護法》成為“長牙齒的法律”,強化政府的責任,對一些失職行為進行追究。

 

新京報:北京作為千年古都,如何更好地運用法律保護好文化遺產,讓“文物活起來”?

 

王云霞:需要加強各部門之間的協調配合,要意識到文化遺產保護是我們共同的責任。要讓文化遺產更容易被公眾接近,并且用大家能理解和接受的方式加以詮釋。同時,也要讓文化遺產保護的成果為大眾帶來益處,比如古都風貌的恢復、公園的建設,能夠讓環境變得更美;基礎設施的完善,胡同的微循環,居住條件的改善,能夠提升人們的幸福感。只有政府部門和社會各界通力合作,文化遺產才能真正得到保護和傳承。

 

新京報記者 展圣潔

編輯 劉茜賢 校對 劉軍